您好,欢迎来到古韵礼品网,买礼品送礼物首选礼品网站

海外购物海淘送礼更轻松

  作者:古韵  内容来源:华礼   时间:2014-12-31

  海外购物海淘送礼更轻松,12月是海淘买家集中收获战果的日子。在11月28日“黑色星期五”之前,王乐乐就在微博上发布了一个长串购物清单:从传说中白宫都在用的甲醛净化剂到睡眠眼罩,从智能电饭锅到关节炎使用的止痛滚珠液。列清单的目的是为了在抢货当...

 

海外购物海淘送礼更轻松,12月是海淘买家集中收获战果的日子。在11月28日“黑色星期五”之前,王乐乐就在微博上发布了一个长串购物清单:从传说中白宫都在用的甲醛净化剂到睡眠眼罩,从智能电饭锅到关节炎使用的止痛滚珠液。列清单的目的是为了在抢货当天有的放矢,一旦目标商品折扣合适,就可以果断下手了。


  “黑色星期五”当天,王乐乐微博上的21万“粉丝”被她刷了屏。她整整一天一夜没合眼,一边为自己抢货下单,一边以至少每10分钟一条的速度发布国外电商的打折信息和链接。“微博上‘黑五来了’这个微博话题是我创立的,阅读量已经接近3亿了!”说到这里,王乐乐颇为得意。


  

“海淘帮帮主”王乐乐因分享攻略和折扣信息,在微博上拥有超过21万“粉丝”。 海淘从生活方式变成了她的职业方向


  “海淘帮帮主”王乐乐因分享攻略和折扣信息,在微博上拥有超过21万“粉丝”。 海淘从生活方式变成了她的职业方向


  两周后,25件战利品中的第一个包裹到手:一款国内还买不到的电动牙刷。“我买过国际品牌的超市开架产品,效果不尽如人意,噪音太大。这款牙刷是《来自星星的你》里千女神用的,5种刷牙模式,把牙刷放在专用漱口杯中就能充电,而且还有新出的粉色款。”王乐乐说,她关注这款牙刷有大半年了。“大概在8月份的时候,粉色的在美国亚马逊最低卖到过169刀(美元),那是我看到过的最低点,超级后悔当时没下手。但‘黑五’时我140多刀就拿下了!历史最低价!”她还斩获了一台照片打印机。“数码相机用多了以后,反而很怀念过去那种翻相册的感觉。这款打印机国内电商卖到1000多元人民币,一直没舍得买,黑五含直运邮费88刀入手。”


  海淘之前,王乐乐在淘宝已久经沙场。“天生购物狂。一周六七个包裹,几乎每天都在收新货。”王乐乐大方地向我晒了新出炉的淘宝支付宝10年账单,消费额足够在二线城市买一套房。“我的主力消费就是网购,这是我们的生活方式:又想花钱少,又想过有品质的生活。”过去5年,王乐乐的消费追求没变,但办法却变了。“这两年我没怎么在淘宝上消费。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现在年纪大了,淘宝的东西很多都看不上眼,基本买10件要退七八件。如果买品牌,我不如直接海淘,避免买假货。如果不买品牌,便宜的往往用不住,质量不好,还不如海淘品牌货。”


  王乐乐的第一次海淘“试水”是在2010年左右。那以前,凡有认识的人去国外旅游或者留学,她就“厚着脸皮”求人家带点东西。“有些人平时根本不联系,就为了买东西和人搭话。一次可以,两次可以,多了真不好意思。”一个偶然的机会,她听说一个曾经在美国留学的朋友经常在国外网站上购物。好奇之下,她和先生尝试下单,以国内1/3的价格买入了一款剃须刀。“我突然就觉得解放了,什么都可以自己来。”她说。


  从依靠翻译软件浏览国外网页和客服打交道的新手,到手里有5张双币信用卡用于海淘的海淘达人,王乐乐的海淘之路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最初,她凭兴趣在微博上晒自己海淘到的便宜新鲜玩意儿,谁料关注她的人越来越多。不少人给她发私信、留评论,向她询问购买渠道。被问得多了,王乐乐动了写攻略的心。2012年4月,她在网上挂了自己的第一篇攻略《海淘新手入门必看——亚马逊攻略》,同时在微博上自封“海淘帮帮主”。她从如何办信用卡、介绍转运公司的注册和使用办法开始讲起。考虑到绝大多数人都和当初的自己一样被英文网页弄得头疼,她把攻略制作得图文并茂。网购时需要点下的每一次鼠标几乎都配有图片和说明。这篇攻略是王乐乐的骄傲之一,迄今已经有超过100万的点击量。


  几年海淘的实战经验让王乐乐积累了大量省钱心得。为了淘到最实惠的价格,一是要找到优惠,二是要选择合适的运输方式,节约国际运费。王乐乐已炼就火眼金睛:“很多商品平时是什么价格,一年里面最大折扣大概是多少,我都心中有数。只要看到它们的价格接近了最低水平,我就会告诉大家可以入手了。”“有时候,同一件商品在搜索中能够找到多条对应,价格也不同。或者有些东西便宜得不可思议。这就要睁大眼睛看看。多数超低价格的商品都是第三方销售的,并非美国亚马逊自营,做低价格的目的是吸引眼球。比如童书,亚马逊自营的价格是4.99美元,第三方可能就是0.99美元。为了不亏着卖,他们最后会在运费上找回来,所以,第三方的童书最后的价格一般都是0.99美元加4美元运费,价格一样甚至更高。而选择亚马逊自营,还能够参加满35刀免运费的活动,售后也更有保证。”



  物流是直接从国际电商采购的关键技术。绝大多数国外电商不提供直邮中国服务,海派迷们必须选择应运而生的转运公司,先将淘货运到转运地址,再由转运公司邮回国内。“怎么分箱、走什么样的运输渠道还真是个学问。”王乐乐举例说,转运公司的物流分不同的渠道,各种渠道的海关清关方法不一样。“以我目前使用的转运公司为例,小件货品渠道是批量清关,你的物品需要等同一批货物一起清关完毕后才能进入下一物流环节,关税在转运公司网页上缴纳。大件物品渠道清关是在邮局进行的,一件一件单个来,关税在取件时结算,这种途径就会快得多。如果购买的商品总重量超过15磅重,我就建议整个一大箱走大件渠道,一线城市7天就到,二线城市15天也到了。虽然这一渠道价格高,首重200元人民币,续重每公斤30元人民币,但是分摊到每一件货品运费并不贵。如果你买的虽是小件商品,但价格高,也还是建议走大件的渠道,虽然贵,但是更安全。”


  很多海淘一族都担心商品在清关时被课税。王乐乐有自己合理避税心得:如果选择的是统一清关,那么每箱子的重量最好不要超高6磅;如果选择的是目的地邮局清关,建议每箱也最好控制在30磅以内。箱子的体积也不能太大。一次,王乐乐帮人买了4个儿童行李箱,就由于体积太大被海关拦下。但她早有准备。“海关有时会直接估计商品价格征税,90%以上会要求你提供价值证明。我建议在购物的时候,直接用手机拍摄网上的价格记录,打印出来也好,存在手机里也好,去取货的时候可以出示,有时候可以省很多钱。”她拿着订单截图跑到邮局,证明每个行李箱价格才30美元,“说了半天好话”,省了一笔税钱。


  “每箱服装类尽量不超过4件;鞋子不超过两双;保健品、化妆品不超过10瓶;手表最多2块,建议1块;手机、数码产品在单价100美元以上的每箱1件。”这都是王乐乐的经验之谈,但她反复强调:“即使走转运,我也建议大家找那些主动报关、相对正规的公司。”


  第一篇攻略发布后的大半年时间里,王乐乐的微博“粉丝”就达到了3万。这些海淘迷把她的生活推向了另一条道路。


  王乐乐每天都会收到大量“粉丝”晒单帖子:“帮主威武!”“好给力!”“超值啊!”“谢谢帮主引导!”不仅如此,一位武汉的“粉丝”移民西班牙后,还从国外给她寄了礼品。“没有亲自做过真的无法体会,”王乐乐向我反复强调,“俗话说,苍蝇再小也是块肉。每次看到这样的帖子,就觉得她们省下的钱好像是我自己省下的,特别特别有成就感。时间一长,我就萌生了使命感。”


  “‘粉丝’们总会有各种各样的新问题抛出来:那个什么网站也不错,你要不也研究下?那个什么网在打折,求帮助!她们问出来,我不懂,就去研究。”王乐乐很快就发现,关注她的人里将近80%都是女性,其中很多不是孕妇就是妈妈。她们的提问都集中在母婴产品的购买上。王乐乐大学毕业后从事幼儿教育工作,本来就对那些“特别萌”的婴幼儿用品感兴趣,加上碰巧妹妹怀孕,她自告奋勇承包了一切用品的采购任务,研究母婴海淘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


  时间长了,王乐乐发现母婴产品的海淘和一般商品不一样。“以孩子4个月后开始添加的辅食为例,美国产品的保质期在一年内,加上上架时间、转运时间、到手产品的离过期可能只有几个月。很多人喜欢囤积货品。我经常听到有人反映,买回来一堆东西,一两个月以后孩子没吃完,突然发现保质期都要过了。淘母婴用品讲究适可而止,鞋包就不一样,一旦有合适的促销和时机,那自然是买得越多越划算。”


  王乐乐还在开发新的省钱招。今年整个7月份,她都在钻研美国亚马逊的“宝贝注册表”(Amazon Baby registry)。“我在网上搜不出来这个东西的参考资料和详细信息,就看到一条,说使用这个功能能够打折15%。我就开始试验,下单,收货,完整尝试一套流程、各个规则都摸索了一遍。然后开始写攻略、做图,一个步骤一个步骤地记录,加上排版,整整耗费了一个月。”王乐乐很得意,“即使海淘有些年了,我写的这篇也是全网第一发!”


  王乐乐不仅研究怎么买,还研究买什么。她和妈妈“粉丝”们分享了一大溜清单:“从怀孕到育儿必备的母婴用品。”两年来,这个清单越拉越长,无所不包。光是怀孕就分孕前准备、孕早期、孕中期、孕后期、哺乳期五个部分。清单里的产品她都会经常浏览,及时通告打折信息。时间久了,她的微博成了一个信息枢纽,集合了众多妈妈们的反馈。她又截图复制了“粉丝”们的评价,制作了“鸡肋母婴产品清单”。这是王乐乐特别看重的一点:“所谓‘海淘帮’也是‘帮助’的‘帮’,大家互相帮助。”


  今年以来,王乐乐明显感到自己的“粉丝”量越涨越快,“经常一天有几百的增量”。“现在,我每天能收到100条左右的私信、好几百个转发、好几千个评论。我有时候真的应付不过来。但我又不能不管,很多人问你的时候真的是挺着急的。”但也就是这种甜蜜的负担,让王乐乐坚定了自己的想法:海淘是可以做成事业的。不久前,王乐乐在家乡济南开设了自己的工作室。工作室的第一个任务是制作了亚马逊中文导航网。“建这个网站还是因为‘粉丝’们反映看国外网站很头疼:买一个东西,要先查英语单词。可如果你想买个包,双肩、单件、手提、钱包,各有各的不同词语。我就琢磨,那行,如果我做一个中文导航,大家点击中文直接进入相关购满页面不就方便多了吗?这个网站的内容都是我一条一条分类找出来,做了两个月。”


  与许多海淘达人一样,王乐乐也有自己的淘宝店,代购国外电商商品。但她的原则是只代购童车和安全座椅。“一方面是因为我想宣传宝宝安全出行的概念,另一面是因为很多已经开始海淘的妈妈们还是不大敢下手购买价格昂贵的大件物品。但也有很多人嫌海淘麻烦,希望我什么都代购,绝大多数时候我都谢绝了,让她们自己学,不然我写那么多攻略干吗呢?我就是觉得,海淘这种事,早晚是个趋势,未来就该是这样:不用出家门,全球买买买。”


  海淘代购:一间厨房的“德国化”


  王雨家客厅的一角,面包机正嗡嗡作响,为一家人准备第二天的早饭,但它很快将被打入冷宫。“这是我在国内买的,很便宜,300多块钱,可是内胆的涂层已经出现脱落了。我打算网购一款德国面包机,1000多块,已经看好型号,就等下单了。”


  王雨不懂德语,甚至“从没出过国”。她是一个7岁孩子的妈妈,也是常常晚上9点才能下班的职业女性。在这个丈夫是“空中飞人”的家庭里,王雨根本拿不出时间像那些直奔海外电商的海淘派一样,靠翻译软件和各种攻略锁定目标。“网上淘货是件非常费时费力的事,可供选择的商家和品种太多了。”但这绝不妨碍她以德淘为中心,全球扫货。王雨的办法是依靠淘宝全球购,确切说,是选定自己的“专职卖家”。


  

从没出过国,也不懂德语的德淘达人王雨实现了厨房的整体德国化


  从没出过国,也不懂德语的德淘达人王雨实现了厨房的整体德国化


  “吃”是王雨海淘生涯的核心词语。“孩子慢慢长大,到了开始吃零食的年龄,正好就碰上了食品安全问题大爆发的时代。”欧美的零食大多甜腻,不符合东方人的胃口,王雨把目标锁定在日本和韩国。她从橱柜里掏出一包山楂片:“你看这个的颜色是淡淡的粉红,再看看有些山楂片红得吓人,就知道哪种更安全。”


  后来,来北京帮忙带孩子的父母回老家生活,王雨接管了厨房。一家人对饮食卫生颇为讲究,不轻易出门吃饭。从此,厨房成为海淘的核心战场。最先购入的是一台韩国电饭煲。“我当时迫切需要解决每天早饭的问题,上网一搜,大家说这款不错,可以糙米发芽,煮饭15分钟搞定,而且好吃。”她打开锅盖让我闻闻里面八宝粥的香气,然后说:“我后来才知道,这是韩剧里的热门款式。第一次用的时候,孩子就光吃米饭了。”


  真正的转折点发生在厨房的炒锅上。“当时只觉得原来的铁锅不好用了,炒菜有腥气,爱生锈迹,想换款新的。”起初,王雨看中一款国内生产的德国品牌产品。她到网上去比价格、看评价,几番比较下来却跑偏了路数:既然买德国品牌,为什么不买德国制造呢?一来二去,她决定买一口德国铸铁锅试试。这款锅在国内的售价在3000元人民币以上。海淘显然是唯一出路。


  第一次找人德国代购,王雨十分谨慎:“我要看店铺的销量、评价,最重要是要聊。我不找那些只有客服回答问题的店,直奔老板。也不找那些表现得特别殷勤的,让人不放心。”王雨几经比较锁定的卖家,是个两个孩子的妈妈。“我特意加了她的微信,看她的朋友圈,里面大多是关于孩子和家庭生活的内容照片。我可以判断:确实人在德国,靠谱。”这次购物让她极为满意,不但锅的价格不到国内一半,而且还带有一个蒸屉,“下面炖菜上面热饭,国内还找不到这种配备”。


  “你写完这篇稿子,就会回家把厨具全换了。”王雨“警告”我。也就是从这只铸铁汤锅开始,她几乎置换了整个厨房:平底炒锅、中式炒锅、煎锅,各种尺寸的汤锅、奶锅,新近入手的华夫饼模具锅根本还没来得及拆封。与之配套的,是德国刀具、锅铲、滤水壶、电热水壶、保温壶、料理机等。甚至,连厨房里的抹布也从一家遥远的德国超市漂洋过海而来。


  王雨在德淘路上是逐渐沦陷的。最开始,她只是觉得德国厨具“材质看起来就是不一样”,接着她发现工艺上确实有独到之处:“国内的锅具锅口大多有卷边,容易藏污纳垢,我这个人小有洁癖,常常一洗就是大半个小时,但德国锅就不会留这样的卫生死角。而且确实不易粘锅粘油,对我们这种不喜欢使用清洁剂的家庭特别方便,只要热水冲洗就可以了。”时间再久些,她甚至常常为这些产品贴心的设计感动。王雨拿出一沓说明书:“每一款产品都有厚厚的详细的说明,但我看不懂外文怎么办?人家早替你想好了,里面会专门有一张图示说明书,根本不用看文字就能明白。”她拿起一把电热水壶,“完全可以实现单手操作。说明书里也特意提到适合残疾人使用。”她操起厨房的抹布,“不易脏,擦东西不留水痕不说,一开始我觉得这抹布太小,用起来才发现刚刚贴合手掌,没一块多余的布料,单手就能轻易将它拧干。”一罐可可粉也让她很感慨:“刚收到时觉得包装特别简陋,问过卖家后,才知道德国为了环保就是这样设计的。即使如此,外表简单的包装却能保证特别好的密封性。”


  王雨痴迷于历数所有德淘产品的新颖好用之处:从厨房转战客厅、餐厅,大到她买了不止一台的空气净化加湿器,小到防止鞋子磨脚的润滑膏、创可贴,及给孩子吃的10块钱人民币一大板的维生素片。和绝大多数海淘买家不同,对王雨来说,锁定这些偏门实用的东西再也不用花费太多的时间。“我和我的德国卖家已经成了好朋友。”


  信任感是在长期海淘中建立的。“她代购东西,总会拍下德国超市的价格标签,特别透明。保温壶寄过来时有点磕碰,卖家立刻又给我寄了一个。我买的德国滤水壶需要换滤芯。她告知滤芯已经在国内生产,不必再向她专门购买。我有时想买些什么,她会提醒我可以再等等超市折扣。有一次我还想再买锅,她就劝我说,我买的已经足够多了。”一来二去,买卖关系更多成了主妇间的心得交流。“我们都是妈妈。我需要什么直接让她推荐,她日常发现了什么好用的东西就特地告诉我。我们想买些保健药品,她的先生是医生,也会给我们建议。她回国探亲的时候,我们还见面一起吃了饭。我们究竟熟到一种什么地步?我现在找她买东西根本不需要用支付宝,我们之间还有几千块钱的糊涂账。为了节省运费,她会把几个国内买家的东西打一个大包寄回国。有时候,就干脆寄到我这里来,请我帮她分快递寄到全国各地区。有些东西还挺贵的,她对我也放心得很。”


  “非草根式海淘”的创业经


  无论是寻找代购,还是去国际电商直接下单,“草根式”海淘也并非总像看上去那么美。王乐乐们的烦恼在于物流过程并非总是一帆风顺。王乐乐曾有一单货不知下落,每天变花样和转运客服说好话,人家也爱答不理。上海工程师吕威明是数码产品爱好者,是从2010年就杀入国际电商的老海淘,可也免不了遇到最“心塞”的事:“花了钱没拿到东西,还要邮件来回维权。”今年吕威明买了一个戴尔的平板电脑,还没到转运,在美国的货运就卡住了。“后来我要求处理,他们就收回了货然后进退款流程,网上也显示退款了。可当初付款没用贝宝(Paypal),而是通过Paypal网关直接刷的信用卡。结果这笔退款后来就不知去向了:银行说没收到,卖家说退了,Paypal说没记录,一团糟。后来因为拖的时间太长,来回邮件扯皮太累就没继续弄了。”“eBay上的零散卖家更不敢买的,因为出现售后的问题会特别麻烦。”而王雨的烦恼是,当她尝试日淘、韩淘时,并非每一位买手都靠谱。她好几次遇到这样的情况:她对商品究竟在国外卖多少钱并不了解,东西到手后才发现,买手的出价比一般代购价格要高得多。


  曾碧波不喜欢草根式的海淘。在他看来,海淘代购的价格不透明,而由买家研究复杂的转运和清关过程,并为之全权负责的消费方式简直是“反人性的”。这是他搭建“洋码头”购物平台的出发点之一。曾碧波的公司相当于一个中间介质,链接着上万个个人买手和大约1000个海外的零售商,负责物流、清关和售后。他和他的消费者是海淘的第三种类别。


  11月28日“黑色星期五”当天,曾碧波选择在早上9点将促销品全面上线。“大概在10点全场的货品就抢光了。下午4点我们更新了一批库存,这是第二波高潮。第三波是在晚上10点左右,因为现在大家都喜欢躺在床上买东西。其实我们11月29日星期六(002291,股吧)的销售量更大。国内时间的星期六上午正好是美国的星期五晚上,是美国零售业真正的抢货时段。”“洋码头”的买手们在国外各个大卖场扫货,将卖场的热况拍照直接上传到客户端。“当时完全是看傻了。”曾碧波回忆说,“海外卖家发一条货品信息上来,马上就抢光,再发又抢光,简直只要是东西就能卖掉。服务器一度差点承载不住。”


  一位北京姑娘在“黑五”开战后的第一分钟内拿下了一枚12万元的钻戒,成为当天消费之冠。在这股抢购潮中,71%的消费者是女性,20岁年龄段和30岁年龄段的买家几乎更占一半。当天,平均每位北京买家的消费额为4785元,上海、广州、成都和重庆的人均消费都超过了4000元。“洋码头”平均每14.3秒就会售出一个蔻驰(Coach)包。


  曾碧波已经为这一轮购物热潮工作了3个月。“我们的准备工作是从8月底开始的。提前这么久的原因主要是对国外卖家备货上的要求更高,另外,海外的仓库,海关通关运能都要有所准备。而往年大概只会提前一个月。”


  有这样的布局,是因为“我们在上半年时候就感到今年的市场可能会比较火”。曾碧波解释说:“尤其是在六七月份,这种判断日益明确。我们分析了一些数字,除了海关的通关量和天猫国际的交易量,我们移动客户端上的交易量上升很快,每个月都有10%到20%的增长,这还是在没有怎么做促销的情况下发生的。另外,我们关注了海淘包裹量,我认识很多国外转运公司的老板,他们仓库的转运量都在成倍增长。我认为中国人已经进入了一个全球消费的时代。”


  在曾碧波看来,今年有两个事件把市场推向了爆发点。“一是天猫国际把美国第二大零售商‘好事多’(Costco)的东西卖到了国内来。”“好事多”在中国的销售走保税模式,货品先运到宁波、上海等6个跨境电商试点城市,存放在保税仓库中。买家在天猫国际下单后从保税区发货,这样只需缴纳行邮税。“第二个是美国亚马逊直邮。”8月份,美国亚马逊公司宣布与上海自贸区建立亚马逊全球物流中心。


  “美国亚马逊和天猫国际这样的大体量电商平台的出现,让行业的热度一下子就上来了。”曾碧波分析说,“过去海淘的消费圈子还是很小,天猫国际让国内的消费者突然意识到,在国内就能够用低廉的价格从国外买东西。这对中国消费者的‘洗脑’作用是很大的,比我们砸多少钱做广告都有效。而美国亚马逊则教育了国外的上游电商,让他们知道可以这样与中国做生意。这两个事件在媒体圈都有大量传播。在‘双十一’以后,本来会有一个消费疲劳期,但今年借这股东风,几个做海外购的论坛和平台又加了把火上去。”


  尽管做了大量准备,“黑五”的热度依然让曾碧波措手不及。“原本预想今年的销售量可能会是去年的3倍,但实际上达到了5倍到6倍。我们原本计划在两三天里处理完全部订单,让用户体验更好一些。但我估计,海外卖家至少需要一周时间来消化订单。现在量太大了。”


  

  2009年底,曾碧波从美国回国创业。关于“跨境网购平台”的想法在他的脑海里盘旋已久。“我2006年去美国读书,下飞机以后,逛电子数码产品零售店,大感震惊。”去美国前,曾碧波先后在易趣和易贝(eBay)工作,既观察过中国零售业,也做过外贸出口。“我在易趣和易贝时,负责手机、数码相机这类产品。什么价位好、什么东西好卖、货源哪里来、哪家货最好、在哪里生产、分销商链条的成本是多少,这些我都清清楚楚。去了美国我觉得不对了:同样一款数码相机,我在国内买‘水货’需要三四千块钱,美国只要200美元不到。我很清楚这个东西就是在苏州产的,当时觉得匪夷所思。”曾碧波的直觉是把这些相机倒卖回国大赚一笔,“于是开始研究物流怎么办,运费和关税是多少。”


  “2007年iPhone1在美国上市时,我就决定自己来卖一批。当时在淘宝上,iPhone大概卖5000元到6000元人民币,我在美国采购的价格是500多美元,按照当时的汇率不到4000块钱,差价在一两千。一台iPhone通过美国邮政寄回国价格是30美元,关税是150元人民币,闭着眼睛都能赚到大额差价。当时,淘宝上大概有1/3的iPhone都是我批发回国的。”


  一件美国品牌的男士衬衣,在国内售价为1142元,而在“黑五”当天,美国的售价只要279元人民币,这是“洋码头”的热门商品。淘便宜,是海淘买家的主要动机之一。曾碧波反复强调:“首先必须澄清,中外物价差与关税没有关系,进口平均关税是20%左右,但很多商品的差价是几倍。这和中国的制造成本也没有关系,我认为造成物价差异的根本在于流通效率和竞争压力上的差别。”


  2007年,曾碧波在雅虎实习,主要做美国零售产业的行业分析。“从那时起,我略约知道了为什么同样商品美国便宜:那款数码相机在美国是不需要分销的,直接进零售商,流动性很强。这也是为什么一个产品在美国零售市场能够迅速铺开,全国上市,采取同样的定价和优惠措施的原因。反过来,在中国,每个代理商的玩法都不一样。”“中国零售市场的流通效率差、垄断多,很多外国产品要么无法进入中国,要么在进入中国之后形成垄断,产生歧视性定价。”曾碧波以一个美国箱包品牌举例:“它在中国生产、属于中国的内贸,不用缴纳关税,它在国内的高价格和关税毫无关系。同一款包在美国卖200美元,但在中国能卖4000元人民币,就因为该品牌在中国面临的竞争少,它可以把自己定义成相对更高端的品牌,给出更高的定价。而在美国,当一两百个品牌在零售市场竞争时,它的定位就是中产阶级品牌,意味着售价大概在两三百美元左右,这是一个比较健康的毛利水平。实际上,我们海淘做的本质上就是增强市场的流通性,这和现在我们国家在一些城市的自贸区进行汽车平行进口的试点是一样。”


  回国创业之初,曾碧波花了两年时间泡热门消费论坛。“当时‘洋码头’的平台还没有上来,做平台是鸡生蛋,蛋生鸡,必须又有流量又有卖家。我们决定用攻略、导购等内容营销来获得第一批‘粉丝’。那时海淘的概念才刚刚诞生,我们在论坛上分享国外购物攻略,教大家怎么买东西,搞了5个QQ群,每个群都有200多个人,都是些逛消费网站的姑娘。再加上时值奶粉质量危机,中国妈妈们都疯狂地想找渠道购买国外奶粉。2011年7月份,我们的网站上线的时候,她们就是第一批用户。”


  物流是海淘的瓶颈,曾碧波下了不少工夫。他在美国建立3个仓库,商品由仓库打包发往国内,他利用返程飞机的空仓运输,速度快,价格相对低廉。由于每件商品都有独立包裹和特定签收人,所以走的是个人自用物品的关税标准,一般为10%或免税。海关报关报检的成本控制也是学问。“比方说在北京,一个快件包裹的报关费就是20块钱。很多人从国外买的都是很小的东西:一条牛仔裤、一瓶也就90块钱的保健品,那么20块的报关费就算很多了。”曾碧波解释说,“这种报关是为中国传统的进口贸易体系设立的:过去我们进口的货物都是以集装箱为单位的。但是现在进口变成了B2C(商业零售),都是零散、碎片化的买卖。我的办法是在信息系统上和海关打通,精确如实申报,那么海关就避免了繁复的人工投入,降低了成本,这和很多灰色报关的玩法不一样。我认为消费者就无需去关心扣税问题。”


  2011和2012年,曾碧波和同事们还混了两年代购圈。“C2C(消费者间电商)有很多玩法,比如在微博上上新货,直播,微信、QQ群里都可以做。我发现在这些工具里,即使有时差,但是到晚上买手们发布信息的时候,总有一群姑娘们在疯狂购物。于是我就觉得她们需要一个工具。”曾碧波的设想是:买手能在一个手机APP里发布信息、管理订单和资金。他们在折扣店里边逛边拍照上传商讯,直接把生意做了。


  “跨境网购很大的一个问题是信息不对称,我想让消费者通过手机端实时了解到这个商品到底在国外卖多少钱。很多人可能并不喜欢一些买手发布的商品,但他需要通过这个平台做到心里有数。当他们知道一个Michael Kors的杀手包在美国卖2000元人民币时,就不再可能去国内的Coach专卖店花4000块钱买包了。”曾碧波解释说。今年春节,“扫货神奇”移动端进入了公测,很快成了最快的增长点。“我们故意弄成了一个图片刷页面的形式,而没有设置搜索,就是想营造一个逛街的氛围。搜索是男人的需求,而不是女人购物的方式。女性要的是逛,喜欢的买,不喜欢的飘过。”说到这里,他颇为得意。


  曾碧波的新点子伴随着整个行业的快速变化。“我感到,中国人跨境购物心理和行为已经变了。过去在易趣工作的时候,中国人的要求就是便宜,这是网购的唯一目的。现在消费者上网来是寻找有质量、有创意、有想法的东西。换句话说:价值消费者越来越多了。”


  今年,大笔风投涌入海淘,美国亚马逊和中国天猫也加入了竞争。对曾碧波来说,“在消费者方面,竞争压力并不大——中国的消费者实在太多了,主要压力是上游客户的能力和海关通道的能力有限。拿奶粉货源来说,前年日本大地震前,热门的是日本奶粉,去年荷兰奶粉火过一阵,上半年澳洲奶粉大热,现在,中国的妈妈们都觉得德国奶粉好。无论哪种奶粉,被看上肯定脱销。国外奶粉在市面上的供货量可能也就是20吨到30吨,也许天猫国际一家就吃掉了所有货源”。


  国外的零售商们也还没有适应中国消费市场的巨大需求。2009年,曾碧波拿着“跨境网购”方案参加美国斯坦福大学创业项目竞赛。“当时美国人都说,这太Crazy(疯狂)了,我们都是买中国制造,怎么可能把美国的零食品卖到中国去?”如今海淘不再是一件疯狂的事,卖什么却依然是曾碧波常碰到的问题,“我们在洛杉矶有个零售商非常想推一些‘energy bar’(能量棒),这是美国女孩子健身后非常流行吃的营养补剂。他们觉得这个东西很好,放在包包里食用方便。可在中国,有多少女孩会去健身?大家更爱去做个SPA。生活方式是不一样的。”


  年末降至,曾碧波还有一件大事要做:“圣诞节是一轮消费热潮,我预计它不会差于‘黑五’。”

相关礼品推荐
相关文章
精彩文章
热门礼品分类
相关问题